我在国内做记者,来加拿大后送外卖,大开眼界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作者:互联网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6-10    

他说为了儿女不在焦虑中长大,也让自己下半辈子不再焦虑。

那时,我不大懂。

如今我已为人父,深有感悟。尽管孩子还小,但每天接触到的消息几乎都与鸡娃有关:学区房、课外辅导 ……

焦虑就这么传染和郁积。像瘟疫一样。没有强大的内心很难抵御。

反观加菲的朋友圈,令人艳羡。打雪仗、草地骑车、海滩戏耍、森林探险 …… 大人和小孩都乐呵呵,那种快乐是掩藏不住的真。过去从未在他们一家人脸上见过。

更难得的是,加菲本人心态已经完全平和,从容地兼职送外卖 ……

以下是他的自述:

1

我在国内做记者,来加拿大后送外卖,大开眼界

▲ 送餐时遇到的印度小哥,非常友好。在哈法,印度人是送餐主力军。图 /Steve

我为什么选择做送餐员?

如今,我送餐三个月,将近 400 单,基本还是一个菜鸟送餐员。

总的感觉是,送餐一点也不丢人。除了时薪低了点,我干得挺开心,甚至可以说大开眼界。

当然,我不是一个人在 " 战斗 "。在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,大概有几十个华人送餐员。每天送餐期间,等单等出餐的间隙,大家或微信或当面一起吹水聊天,好不痛快。

而且,我终于明白,国内的出租车和滴滴司机为何那么喜欢边开车边电话聊天了。长时间开车后,真的无比疲惫又无聊,需要做点什么来提神。

我在国内做记者,来加拿大后送外卖,大开眼界

▲ 送餐时遇到的哈法骑警,允许拍照,还不会轻易开罚单。图 /Steve

先给大家交代下,出国后我为什么选择去送餐。

2020 年 6 月,我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飞跃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,来到大西洋边上的哈利法克斯。(备注:具体过程见文末链接 " 今天,我带全家去加拿大漂泊 ")。

当时的大概想法是,妻子去读两年书,两个娃上当地小学,我则陪读、带娃以及学习英语。

刚到哈法前半年,忙着安顿,一切都要重头来过。租房、考驾照、买车三件大事搞定后,基本就开始下雪了。

那阵子,平日无聊,除了做饭、带娃就是跟华人朋友一起吃吃喝喝。每天睡到自然醒,对着纷纷扬扬的大雪发呆,初步实现了躺平的梦想。

可惜长久躺平终究是不可能的。和这几年来加拿大的朋友交流,大家一直认为:没有一份稳定的收入,再好的风景也无心欣赏。

我所在的哈利法克斯,由于申请枫叶卡门槛低,这两年中国留学生和新移民蜂拥而入,40 万人口的弹丸之地据说有近 2 万中国人。

我在国内做记者,来加拿大后送外卖,大开眼界

但是,来了之后很快发现,哈利法克斯就业机会比较少。特别在前后几波疫情冲击之下,整座城市分阶段 " 封城 ",工作更难找。

于是,新来哈法的中国朋友们各显神通。英语好的,照旧做回会计、工程师、市场营销、中小学老师的老本行;英语不大好的,则只能先去干 " 累脖工 "(英文 Labor 的音译,意为体力劳动)。

今年春节前后,和华人朋友们聚餐。那时突然得到一个消息,深受触动:去年一起登陆哈法的一个朋友,去快递公司搬货去了,而且是夜班,从凌晨 2 点干到凌晨 7 点,一个人负责卸完两大车厢的货物,早上还要赶回家送孩子上学。

见面时,我问他:怕不怕国内的朋友说闲话?夜班日夜颠倒撑得住吗?

朋友笑笑 : 夜班习惯就好了,也有西人年轻小伙和高大威猛的印度锡克小伙一起干。

最后,他说了句:怕别人说个啥?只要你自己看得起自己。

春节过后,我报的英语班陆续开始上课,但每天可以三五个小时做些兼职。陆续投了一些简历,都石沉大海。恰巧,一个在送餐的朋友告诉我,本地华人送餐平台在招司机,去不去?

我的第一反应是拒绝。在国内,亲眼看到过一些送餐员的境遇:午餐高峰时期,气喘吁吁挤进电梯,又在电话里对催餐的客人一个劲道歉,还经常被保安刁难不能坐客梯。

但是,很快我在一次逛 Costco 时意识到,由于有一阵子没有收入,连要不要多买一盒 7 加元的葡萄都没底气。

那一刻,想着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年轻时做过酒吧保安和单板滑雪教练,我喜欢的重金属摇滚乐队 Linkin Park 主唱 Chester 也在汉堡王糊过口,一咬牙:豁出去了,干!

事实证明,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有点事做总比枯坐在家里强,而且以前做惯了脑力劳动,送餐则走遍了城市的每一个角度,走进一个充满烟火气和江湖气的新领域,突然有了 " 血管里流的是血 " 的充实畅快感。

最重要的是,在加美多元包容的文化氛围内,服务业真心受到尊重,大部分时间都不会遇到一张冷漠的脸孔;而且,有一阵子家里娃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数我昨天赚了多少硬币,让我愈发坚定自己的判断: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样,要以身作则,让孩子明白自食其力的重要性。

3

也苦也累,但没遇到过异样的目光

今年三月上旬,哈法的气温还在零度徘徊,我开始正式上岗送餐。起初甚至有点小兴奋,毕竟加拿大冬天漫长,我住在郊区人烟稀少,天寒地冻之时甚至连遛狗的人都见不到一个,在家里憋坏了。

人毕竟是群居动物,需要社交。作为送餐员,每天驾车 " 自由驰骋的城市的大街小巷 ",终于有了点烟火气,每天开车看看街上的人流,再跟送餐员朋友吹吹水,心情愉悦。

当然,送餐也能发现资本主义世界的腐朽之处:城区四处游荡药物成瘾的流浪汉,以及半夜推着购物车四处捡塑料瓶的老人,这里也有贫困人口。

我在国内做记者,来加拿大后送外卖,大开眼界

▲ 送餐的晚上,看到流浪老人坐在教堂台阶上吃饭,一只大黄狗陪着他,灯光很暖。图 / 加菲

这里特别说明一下,跟国内开电动自行车送餐不同,加拿大和美国送餐主要是开车。特别在加拿大,每年有四五个月的冰雪天气,路上积雪结冰,骑电动车分分钟要出事;此外这边送餐动辄来回一二十公里,经常要过桥和爬坡,电动车实在太慢。

当然,哪一行都有自己的心酸之处。以哈利法克斯为例,三月四月还经常下雪下冻雨,送餐在户外多,寒风真如刀子刮在脸上;更麻烦的是,由于连续开车,下雪天装了雪胎的车辆也会出现侧滑,我和另两个送餐的华人朋友都遇到过差点刹不住车的危险。

责任编辑:互联网
首页 | 资讯 | 品牌 | 科技 | 财经 | 营销 | 管理 | 自媒体 | 旅游 | 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