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大理财总经理潘东:新规两周年叠加疫情,资管机构应加快转型和能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作者:互联网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23    

  资管新规两周年之际,叠加新冠疫情突如其来,对全球经济和社会的影响仍在持续深化。这次疫情使得大家更加重视家庭保护,更加重视财富管理。财富是未来消费能力的存储,资产是财富的储存工具,家庭财富管理的终极目标,就是为了未来的风险缓冲及消费能力。

  资管新规出台以后,资管行业无论在产品规模、产品形态还是资金来源方面都发生了深刻的结构性变化,特别是当前疫情的冲击之下,资管行业作为资金中介的重要作用更加凸显,也肩负着为投资者理财、促进居民财富增长的职责。因此,资管机构应继续加快转型,提升六方面能力,以适应后疫情时代的环境变化。

  一、中国资管行业涅槃重生,呈现六大特点

  1、资管规模企稳:止跌回升

  由于资管新规的出台,资管行业在2018年规模历史上首次负增长,但是2019年规模止跌回升,小幅反弹。2019年末资管行业规模合计110万亿,比2018年末增加近4万亿。这说明资管行业经过2018年痛苦的“去杠杆”之后,转型见成效、规模稳增长,资管行业开始出现积极的变化,标志着资管市场从转型的阵痛中正在涅磐重生,资管行业迎来新的发展起点,这是资管行业回归本源、降低杠杆后的更健康发展的体现。

  2、行业结构优化:主动管理规模提升

  从细分行业来看,2019年资管七雄的规模呈现“四增三降”。资管市场规模的踟蹰向前主要来源于两股相反力量的作用。一方面,通道业务及其背后的影子银行模式仍然被严厉打压,因此基金子公司、券商资管、信托规模仍处于下降周期,分别下跌18%、18%、5%,合计减少4.3万亿;比2017年末则减少了13.2万亿,连续两年呈压缩态势;另一方面,保险资管、公募、银行理财、私募机构发挥主动管理优势,积极寻求产品创新,分别增长13%、13%、9%、8%,合计增加8万亿。通道业务此消,主动管理彼长,资管市场结构得到优化,继续向回归本源、有序发展的方向稳步迈进。

  3、资产结构优化:标准化投资占比提升

  2018年资管新规实施以来,从融资端看,标准化融资的占比显著提升。按表外的社融占比统计,2018-2019年两年内委托贷款占比从17.9%下降到12.7%,信托贷款占比从10.9%下降到8.3%,二者合计下降7.9个百分点。而以企业债、政府债和股票为主的标准化资产融资占比则相应提升,企业债占比从2017年的24.2%提高到2019年末的26.0%,2019年当年提高了1.2个百分点,增速快于2018年;政府债券占比从36.1%提高到41.8%,提升5.7个百分点,是提升最大的品种。

  4、资金结构优化:养老金及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增长快

  近两年资管资金端结构发生显著变化,尤其表现在以养老金和保险资金为代表的长期资金快速增长上。养老资金占比小、但是增速最高,养老资金从2017年的2.7万亿稳步提升到4.7万亿,2年增幅74%,为所有资金来源中增幅最大的渠道,占比也从3%提高到5%。一支柱社保基金与基本养老金的资金规模出现大幅上升;二支柱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参与人数以及资金规模持续攀升;相比之下,三支柱规模尚小但未来可期。2019年保险资金成绩耀眼,资金运用余额中的投资规模达到16万亿,增速从8%上升至15%。

  5、银行理财结构优化:四大积极变化

  银行理财在资管新规之后顺应监管要求,加快转型步伐,成效显著,出现四大积极变化:一是保本理财逐渐淡出历史舞台、非保本理财规模实现稳健上涨、整体规模24.0万亿,比2018年非保本理财的规模增长9%;二是净值化转型有序推进2019年6月末,净值型产品存续余额7.89万亿元,同比增长4.30万亿元,增幅达118.3%;三是负债结构优化,同业资金空转大幅下降。四是2019年上半年,新发行的封闭式非保本理财产品加权平均期限为185天,同比增加47天;3个月以下的短期产品发行规模降幅高达62%。理财转型呈现了积极进展。

  6、理财子公司首秀:含权益产品占比提升

  2019年是银行理财诞生元年,从无到有、从零到一,银行理财子公司在资管新规的催产下诞生,开始了历史的征程。截止目前,全国已有11家理财子公司开业,其中9家已正式以理财子公司的名义发布产品,共发布了464支。相比于传统银行理财产品,理财子公司的产品尽管仍然以固定收益类产品为主,但是混合类占比在逐步提升,光大理财即将发行首款直投股票的卫生安全主题精选理财产品

  二、后疫情时代的不确定性环境

  1、疫情的不确定性

  截至5月15日,全球肺炎累计确诊逾453万例,3月份以来每日新增确诊都在7万例以上。未来疫情的演化取决于两方面,一是疫情严重的欧美国家的疫情什么时候控制下来,这将决定了全球疫情的拐点;二是目前新增疫情正在上升势头的国家能否控制住过快增长势头;三是疫苗和特效药何时能研发出来,以及疫苗的时效性和药物的有效性,这将决定疫情的管控能力。

  2、政策的不确定性

  目前各国央行基本上竭尽所能,把所有政策工具用上,应对疫情的影响,降低对实体的影响。由于政策的非常规性,因此政策的出台和执行都有一定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,市场并不能完全预期。因此,在疫情的不确定之上,叠加政策的不确定性,那么对市场的影响将是双重不确定。

  3、国际治理的不确定性

  这次疫情加大了人们之间的社交距离,也拉大了国家之间的隔阂。之前的贸易争端没有出现缓和迹象,,反而在疫情之下愈演愈烈,疫情使部分发达国家制造业短板的劣势暴露出来,开始更加重视产业链的自主建设和保护。从贸易争端到科技封锁,到未来可能的金融战,在民粹主义、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意识形态化盛行的当下,未来的国际治理和国际关系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。

  4、市场的不确定性:低利率、高波动或成常态

  在低利率之下,资金的机会成本大幅降低,投机性资金即“热钱”将大幅增加,流向各个低估的市场和热点板块,而热钱往往不具有持续性,上涨之后可能“一地鸡毛”,加上疫情、政策和国际治理的不确定性,因此未来几年市场的波动性将大幅上升,对资管机构的前瞻性判断、择时要求将大幅提高。

  三、资管机构需提升六大能力

  疫情期间,金融资产配置比例高的城市显示了更强的消费韧性,金融资产配置其实是我们家庭的危机减震器。统计表明,金融资产占比每增加10%,消费的冲击就会减少4.9%。因此,财富管理行业是最古老的行业,也是最青春的行业,未来仍将基业长青。

  疫情之后,资管机构如何提升投资管理能力、调整姿态?我认为,可以从以下六点入手:

责任编辑:互联网
首页 | 资讯 | 品牌 | 科技 | 财经 | 营销 | 管理 | 自媒体 | 旅游 | 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