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镇化新趋势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与分析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作者:互联网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14    

  在当前“逆全球化”倾向出现,中美贸易摩擦不确定性仍存,国内人口老龄化问题突出的大环境下,“中国经济是否还能保持稳定增速”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话题。2019年8月,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指出,“当前我国区域发展形势是好的,同时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”。我国在推进城镇化的进程中,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骄人成绩。但在运行过程中出现了不同城市发展的严重不平衡现象,发展质量并不尽如人意。在此背景下,我国未来的城镇化发展应当依托大型城市发展都市圈,带动城市群发展。

  我国城镇化发展现状

  在过去,我国推进城镇化进程的指导思想为“限制大城市人口扩张、积极发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镇、实现区域均衡发展”。该指导思想设计的初衷在于:避免在我国城镇化进程中走上某些发达国家经历过的弯路。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以英国伦敦为代表的“大城市病”问题以及以拉美地区国家为代表的“贫民窟”的诞生。但在运行过程中,却出现了不同城市发展的严重不平衡现象,发展质量并不尽如人意。

  出现问题的原因在于:该计划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人口流动与城市发展的基本规律,仅靠行政干预的手段难以遏制住人口流动的内生趋势。根据发达国家的例子来看,绝大多数国家的人口都在向城市群、都市圈聚集,一般不会看到人口回流到小城市的现象,想要追求各城市之间的均衡发展是很难实现的。在大城市诸多优势资源的吸引下,人们会持续涌入,大城市的人口扩张是不可避免的。大城市资源与产业集聚效应明显,经济更发达,人均收入水平更高,能提供的就业机会也更多,自然会吸引大量人口聚集。即便国家加大力度建设中小城市,但其在资源、产业等方面的吸引力也很难同大城市比肩,仍然不具有强大的人口吸纳能力。

  因此,“限制大城市人口扩张,重点发展中小城市”的策略不利于经济效率的提升。该策略相当于限制了人口、土地、技术、金融等要素的自由流动,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市场化的资源配置。从实际发生的状况来看,三、四线城市的“人地错配”现象就是该计划导致的资源错配的实例,无疑会对经济效率的提升产生一定负面影响。

  2019年8月26日,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提出,“当前我国区域发展形势是好的,同时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”,并强调要“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”,正式确定了新时代城镇化的发展路径。与过去的城镇化理念不同,我国的“新型城镇化”方案中不再将吸纳农村人口的任务交付于三、四线城市,而是希望依托大型城市的辐射力带动城市群的发展,建设大型城市都市圈,吸引人口向现代化都市圈流动。

  发展“都市圈”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城镇化发展进程中的普遍现象。美国、日本、欧洲国家基本都已经形成若干以核心大城市为中心的都市圈。美国的纽约都市圈、日本的东京都市圈、英国的伦敦都市圈、法国的巴黎都市圈等均容纳了国内大量的人口,创造了巨大的产值,在世界拥有广泛的影响力。都市圈的发展帮助这些国家缓解了“大城市病”问题,进一步深入挖掘了城镇化的潜力,为大城市的进一步发展注入了活力,使经济效率有所提升。未来我国主要就是逐步建设下列城市群,具体包括京津冀、长江三角洲、粤港澳大湾区、成渝、长江中游城市群、哈长、北部湾、中原、关中平原、兰州—西宁、呼包鄂榆以及天山北坡、滇中两个边疆城市群。

  近年来,我国都市圈建设呈现较快发展态势。但是,城市间交通一体化水平不高、分工协作不够,低水平同质化竞争、协同发展体制机制不健全等问题依然突出。若想实现新时代城镇化的目标,需要真正实现人口与资源的自由流动,同时增强城市之间的协同效应。具体而言,未来还需要着力于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进一步增强交通一体化建设;二是完善城市群的社会保障一体化建设;三是城市之间利用各自比较优势,差异化发展;四是加强各城市之间的统一协调,避免各自为政。

  根据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的“城镇化率”数据来看,发达国家的城镇化率水平较高,都高于75%。自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的城镇化发展取得巨大进展,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据,我国2018年城镇化率已经接近60%。这一数字同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,理论上未来随着改革的深化与经济的发展,我国的城镇化率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预计随着新时代城镇化推进人口流动的变化,2019年到2035年我国城镇化率的平均增长率约为1%,到2035年我国城镇化水平可能达到75%。

  改善生产要素才能提升经济潜在增速

  从供给角度看,经济增长主要由三个因素决定,即技术水平(全要素生产率),要素投入(劳动力、资本、资源)以及组织方式。要提高产出,一是要推动技术进步和创新;二是要增加要素投入;三是要改善生产组织方式,进行制度改革。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,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,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。我国经济探索从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的新动能,,主要是依靠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以拉动经济潜在增速。在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方面,国家通过减税降费等多项措施鼓励企业自身研发创新活动,同时也作出了一系列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。新时代城镇化也重在改善生产要素,以提升经济潜在增速水平,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出发:

  (一)提高全要素生产率。新时代城镇化的核心之一就是通过促进产学研一体化,发挥高校科研密集型城市优势,将其发展为特大城市,进而帮助促进科技周期和科技革命,提高全要素生产率。除科教优势较为明显的北京、上海,西安、武汉、成都的科教实力也十分强劲。西安高校较多,学科齐全;武汉拥有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两所实力较强的综合类院校;成都则拥有众多院校的名牌专业。美国上世纪50、60年代开始增加研发投入及80年代推进技术商业化的整个过程中,均高度重视与科研院所及研究机构的合作,高校及研究机构具有较高的科研水平,促进产学研一体化将科研与商用直接挂钩,有助于推动创新技术大规模应用于生产、生活。

  (二)充分利用人口质量红利,促进人口流动。随着老龄化和少子化的深化,我国人口数量红利于2010年达到历史峰值后开始衰减,当前政策着重挖掘我国的人口质量红利,充分利用高技术、高学历劳动力的人口质量红利,在人工智能为主导的科技革命孕育过程中,发挥中国独有的生产要素优势。目前来看,政策除了着力提高国民受教育水平及劳动力技能外,促进人口流动和劳动力市场的优化配置也是要义之一,新型城镇化方案明确提出放宽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,鼓励地方政府人才战略,有助于促进高素质劳动力流动,给高素质劳动力赋值。

责任编辑:互联网
首页 | 资讯 | 品牌 | 科技 | 财经 | 营销 | 管理 | 自媒体 | 旅游 | 图片